追蹤
International Humanized Action Blog 國際人道行動部落
關於部落格
出去是為了再回來 ─ 以人道為核心,提供參與國際行動討論對話及經驗交流的平台。
  • 4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NGO]台灣路竹會

 「我們去的地方其實是亞馬遜河的兩岸部分,沒有到完全跟外界失去聯繫那麼誇張。」陳智沛回憶到剛到第一個義診地點時的情形,「我們到第一個點的時候,酋長帶著全村的人都在碼頭邊迎接我們,真的嚇一跳,因為他們的醫療資源實在太少,所以很歡迎我們。」陳智沛說,在將近一個月的日子裡,沒自來水沒電,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很天然、原始,「雖然我有帶錶去,但是到後來幾乎都沒用到,因為那邊的時間概念都被模糊了。」

 義診地點一共有七個,每個地點都會停留兩到三天,看診時間從天亮開始,中午休息一下後,繼續到完全天黑為止,「因為晚上沒燈,所以只能看到天黑,但是儘管看這麼久,每次都會有很多人排在外面來不及看。」

 對於義診,陳智沛是抱著學習的態度去的,「我想多了解多接觸各式各樣的人,了解多一點義診的流程,另外,也可以感受一下不同的衝擊,到國外義診又有不同,還包括文化上的衝擊。」讓他比較印象深刻的,是那邊的重男輕女觀念很重,當志工隊裡的男生對已婚婦女微笑,那些婦女會閃躲,怕的是被丈夫誤會,「而且那邊的十大死亡原因最高是自殺,尤其是女生,因為她們承受不了這些壓力。」

 當地貧富差距很大,治安問題很多,所以他們到達時,當地政府派了一個保安人員佩槍全程跟著他們。在當地衛生所裡看診時,都會讓病人先進來後,再把門用鐵鍊鎖起來,讓警察在外面守著,「很有趣的是,就在看診中,停在外面的警車車燈就被偷了一個。」

 「我們到的第一天,大家都帶著相機,四處照相,不知道那邊很禁忌照相,他們認為一旦被照相,靈魂就會被帶走。到了黃昏我們知道實情後,有傳出要對我們不利的流言,會長就要我們當天晚上留在營區裡不要亂走,還好後來沒有怎樣。」

 在義診中,「一個小女孩因為臉部發膿很嚴重,積在臉上越來越大,路竹會醫師決定要動小型手術割除,但她父親堅持要用他們傳統的巫術跟草藥來治療,氣氛一陣緊張,溝通很久以後,她父親才答應動手術,治療好後,才很感激地答謝我們。」陳智沛說。

 「而且,因為我們都是搭小船到下一個地點,有一次擱淺,四處又很荒涼,找不到幫助,只好幾個大男生下去推船,推很久才推動,這是在台灣難得體驗到的。」陳智沛回憶道。

 他也說,一方面是想趁學生時代,空閒時間比較多時,多參加社會活動,體驗義診的生活,還能夠學到醫療方面的東西。另一方面,出社會後,可能大部分時間都是為了自己的事情在忙,鮮少有時間參加社會活動,趁著現在多參與一些。 陳智沛表示,在義診裡,必須要讓心態開放一點,對很多事情,要主動去了解學習,才有參加義診的意義。


不是醫生也可以當義診志工

生命力記者/簡國帆報導

 台灣路竹會資深義工林雯慧說,「喜歡做就去做,不用顧慮當志工會怎樣。」她希望將義診介紹給有興趣的朋友,「對朋友去做義診,我一向非常支持。」

 聽到「義診」,您想到什麼?是否因為要接觸許多不同疾病的人而沒有安全感?是否非醫療專業人員就不能去?

 「其實非醫療相關人員,也可以來參加義診,當義診的志工。」中山醫學院三年級學生,同時也是台灣路竹會義工的陳智沛說,「像當時我們在亞馬遜河流域的時候,就有很多非醫療人員去,大家一起幫忙搬東西,或是野炊,都蠻不錯的。」陳智沛也說,只是因為他是醫療相關科系學生,跟在醫師旁邊,也可以順便學到不少東西。他表示:「去義診就是要放開心胸,什麼都主動去學。」

 台灣路竹會資深義工林雯慧說:「喜歡做就去做,不用顧慮當志工會怎樣。」她也希望將義診介紹給有興趣的朋友,「對於朋友去做義診,我一向非常支持。」

 林雯慧進入台灣路竹會當義工已經五年,擁有不下五十次的義診經驗,她表示:「我在之前的公司擔任志工團團長,在前三年裡我每個月都會去,後兩年因為工作變動的關係,去的次數變比較少,但我還是有空就去,直到最近才又比較常去。」

 台灣路竹會在義診時共分牙科、內兒科、掛號、藥局跟總務團五個部分,牙科、內兒科跟藥局等,都是需要專業人員的,至於其他非醫療人員,則大部分在總務團與掛號這兩部份中。

 林雯慧說:「不管對哪一種文化,我們這種外力的介入,對當地部落是種干擾。因著生活方式的不同,會造成打擾;而且通常當地資源很少,為了避免瓜分他們的資源,什麼事我們都自己來,比如『自炊』。」

 志工在義診中,也扮演著機動組的角色,林雯慧舉例說:「比如說在牙科時,常常我們打完麻醉針後,因為後面還有很多人在排隊,沒時間讓麻醉藥的藥效完全發揮就要馬上拔牙,這時對於一些因為痛而亂動掙扎的小朋友,便需要志工讓他轉移注意力,感覺沒那麼痛,才能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拔牙。」

 「在一些地方,也會有些受虐老人,精神受到傷害,不斷來找我們講話,為了不干擾到醫師的看診,我們都會將他拉到旁邊,靜靜地聽他講話,安撫他們的情緒。」林雯慧說道。

 林雯慧也表示,義診的志工也不一定要在第一線上,也可以幫忙做後勤工作,如出發前的準備等;在回來之後,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包括很多東西都要消毒,這些也都需要志工幫忙。甚至有朋友用無名氏的名義,默默地在出錢出力,盡個人最大的力量在付出。

 當志工也可以多走多看,了解台灣的環境或弱勢族群的生活情形,林雯慧說:「有些東西,跟你講有多可憐或多令人同情,都只能體會但無法體驗,只要去看過一次,就什麼都明白了」。

 林雯慧也開玩笑地說,當志工除了可以幫助別人,也可以到處看看,到處去玩還不用擔心會迷路,多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