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International Humanized Action Blog 國際人道行動部落
關於部落格
出去是為了再回來 ─ 以人道為核心,提供參與國際行動討論對話及經驗交流的平台。
  • 4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文章分享}新醫學"傳教"--下世代迅速增長的全球衛生工作者

文章大綱

Noelle Benzekri 是第一年的醫學生,因為之前在Senegal曾花一年的時間擔任診所助理及小兒麻痺疫苗計劃者,讓她朝向醫學之路發展,之後進入UCLA醫學院就讀,並組織了個有關國際衛生的讀書會,如今這個讀書會已經成為UCLA對於有和Benzekri一樣對於增進全球健康平等為職志的學生、受訓者或團隊的聚會。很多在內的成員都已經有在海外工作的經驗,共同的是所有成員都對於和疾病相關的貧窮、國際政策和國際援助計畫有著討論的熱情。相對於美國目前其他醫學院內花費很少時間在這些主題上,新的世代行動者能夠改變現況。

另一位成員Sue Tuddenham則是已經完成了倫敦政經學院的學位,並在讀書會裡開始安排有關全球衛生的一系列講題。

2003年,美國至少有20%的畢業醫學生已經參與過和國際衛生相關的海外計畫,相對於1984年只有6%的學生。

1991年開始,Global Health Education Consortium (GHEC)增長了此議題的發展。並在2005年的主題為"Training the Global Health Workforce"的會議裡將非營利組織裡的學生學者及世界銀行代表等聚在一起。而GHEC也與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合作成立有關國際醫學教育研究相關的基金會(Foundation for Advancement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回顧校園,有著國際衛生視野的學生通常來自於同儕之前到海外服務經驗所感召。通常這些學生或正在受訓的人如果可以接受自行負擔所有的費用的話,可以透過很多管道找到各種計畫,而通常他們所在的單位組織很少能夠提供足夠的補助。

在耶魯大學,有三分之二的內科小兒科及一般科住院醫生參與過由Johnson & Johnson Physician Scholars in International Health program所設計的海外醫療計畫,而這些人也比沒有去過海外醫療計畫的更願意到偏遠地區服務。

什麼原因加速了這些受訓者的海外行動?大多數人在學生時代就已經旅遊過很多地方了加上媒體對於國際衛生的報導增加,還有來自於資源較少區域的第一代美國移民在資源較充足之後都希望能為原來家鄉或是資源較少的地區付出。

歷史上,被稱為傳教醫學(missionary medicine)通常和傳播宗教及慈悲照護連在一起。今日,在全球衛生議題背後的力量則變得比較非宗教性。儘管如此,此運動持續的被一種使命感(sense of mission)所驅動著如同mission拉丁字根mittere意思是to send則指出更重要的問題:假如一部分的醫學教授和國際政策擬定者對於國際衛生有種新的熱情,難道不應該讓整個”sending”的過程更被組織化或是讓看待此議題的整個視野更寬廣嗎?

2005年將於U.S. Global Health Service支持下,Institute of Medicine將會派遣更多專業工作者針對愛滋肺結核和瘧疾當地計畫。也會增加年輕工作者對於國際衛生投入的希望。 

1. 美國醫學是學士後醫制度,也就是醫學生都是大學畢業後才申請進入就讀。

<翻譯心得>

1.      台灣目前有醫學院或是大學內想要發展海外見習學分認證,可以參考文中所提到的組織經驗。

2.      議題公眾化的討論則可以讓海外工作減少太過浪漫的想像,並且需要增加廣度及深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